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我在武汉送包裹:同事们像约好了一样返岗,没一个人认怂

iwangshang / 蒋婵娟 / 2020-02-07

摘要:我们之所以赞颂勇气,是因为人类总是在明知危险的时候,仍然选择该做的事。

天下网商记者 蒋婵娟

除夕前夜,武汉被按下暂停键。这座空空荡荡的城市几乎看不到人,街上为数不多的身影有交警、环卫工人和外卖、快递小哥。

他们不是超级英雄,只是在这个特殊时刻,仍然照常工作,坚守在岗位的普通人。

“您好,我是丹鸟配送员,您的天猫超市包裹到了,我们现在采用无接触式配送,请问我把包裹放在哪里,比较方便您拿取呢?”

这样的电话,管乐每天要打出数十个。作为丹鸟物流武汉阳逻站的站长助理,上门送件原先并不是他的工作范畴,况且按照今年站点的春节安排,他并不需要值班。

不过,当听到站点人手压力大的消息,尽管身处疫情最严重的武汉,管乐还是申请第一时间返岗复工,顶上了站点末端配送的缺口。

丹鸟华中枢纽负责人邓锴,从年二九开始,就没踏进过家门一步。他每天调度着武汉地区300多位像管乐一样“不打烊”的配送员、80多位分拨中心工作人员和物流车司机。

让他没想到的是,同事们都像约好一样放弃春节回来了、留下了,没一个人认怂。

最有意义的生日

大年初三,是管乐的生日。

今年的生日有点特别,农历和公历恰好重合了,这种情况很多人一辈子可能也只能遇上一次。因此,管乐的母亲十分重视。相比平时,如今在武汉,购买食材要相对困难,为此她特地提早一天就开始筹备,买回了鸡、羊肉、牛排等等,准备给儿子烧一顿大餐。

年初三,管母起了个大早,她把羊肉炖上锅后,准备着手处理鸡鸭。没想到,她看到一年好不容易轮上几天休息的管乐一大早也起床了,并且穿上了平时的工作服。

原来,随着武汉疫情的加重,各地区的封锁政策愈发严格,站点里有一个轮到值班的配送员由于村道封路,无法准时到岗。

一接到这个消息,管乐有些左右为难,就目前来看,自己是最好的顶班人选,毕竟自家离站点只有两公里。只是,年前父亲不慎摔跤,至今还卧床修养,需要自己帮忙照顾,而且母亲又为自己生日花费了大心思。

一面是小家,一面是大家,管乐咬了咬牙,还是穿上了工作服,跟母亲说了声抱歉,奔回了站点,主动要求复工。

卸货、装车、送件,午饭、晚饭只来得及回家匆匆忙忙地扒上两口,管乐的生日就在这样紧张的节奏里结束了。晚上收工,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些特殊的“生日礼物”:有口罩,有药品,甚至还有一小瓶的酒精。这些都是在送包裹的过程中,客户送的。

“他们有的是通过门缝递给我,有的是远远丢给我。”管乐说,尽管站点也十分注重每个配送员的安全。每天站点会定时消毒,给大家发放口罩、药品等防护物品,每人早晚要测量体温,每次卸货、回站都要洗手消毒,但在防护物资这么紧缺的时候,客户们的这份心意,让他觉得生日过得意义非凡。

后来,管乐无意中还翻到了父亲的朋友圈,里面有一句话让这个汉子湿了眼眶。

原来,在他生日那天,晚上出门继续工作的时候,父亲偷偷拍了一张他的背影,“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是好样的,爸爸要为你点赞。你今天的生日,有意义!”

没有一个人认怂

为了保障每一份包裹的送达,像管乐这样坚守回来的人不在少数。

潘国珍是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丹鸟配送站的站长,疫情公布后,站点天猫超市的包裹送货量涨了5倍。潘国珍和他的5名同事,成了整个武汉黄坡区,唯一给居民家里输送油米面和防疫物资的人。

在武汉打拼了三年,潘国珍把家安在了武汉。

比这个新武汉人资格更老一些的,是丹鸟汉口区百步亭站点的站长吴强。他在武汉已经待了十年。春节期间,武汉一直在下雨,久不见阳光之后,人的心情也变得有些压抑。尤其对于来自东北的吴强来说,那种冰冷和泥泞比东北的冬天还要难捱。

况且,吴强和同事们每天都在外奔波,他们需要在百步亭的小区、城中村、甚至还有大学走街串巷。吴强也承认,平心而论,身在疫区,谁都害怕,但站点的配送员,没有一个人认怂。很多家属打来电话,希望配送员们回家,“他们扛住压力,都留下了。”

除了坚守,更有不少人逆行回到武汉。

武汉马湖站的配送员王新志,原先春节休假在家,了解到站点货量增大后,毅然选择了返岗。由于从家里到武汉的各个路口都实施了交通管制,公共交通也已全面停摆。

于是,王新志盘了盘回武汉的路线,最终选择了骑电动车返回。一块电池支撑不了这么远,他就背了两块。直到两块电池都耗尽了,他终于在大年初三的凌晨十二点半,回到了站点报道。

还有老家在河南的武汉硚口站站长井凤玲,直接从河南老家回到了武汉,在出高速口时,武汉交警再三和她确认,“是否真的要进城,一旦进城,在疫情没有解除之前,都不可能再出去了。”尽管如此,井凤玲依旧选择了返岗支援站点。

“武汉加油”不是口号

管乐、潘国珍、井凤玲......这一张张鲜活的面孔每天都跳跃在邓锴的眼前。

作为丹鸟华中枢纽的负责人,邓锴在大年初一接下了武汉应急小组组长的工作,他每天需要调度武汉地区300多位丹鸟配送员、80多位分拨中心工作人员和物流车司机,让这条绿色通道得以保持畅通,确保生活在武汉的人们,可以收到通过天猫超市购买的生活必需品。

巡视站点是邓锴新增的重点工作之一。每天上午的开完协调会之后,他就跟着武汉的区域经理一起,去到各个站点巡视,了解站点的人手安排情况,排解一线配送员的心里压力。

“一天大约跑个10来个站点,疫情越是严重的地区越要去,我们要给他们打气,让他们知道公司一直跟他们在一起。”邓锴表示,开始在疫情区里跑动,自己内心也曾有过胆怯,但当看到一些休假的配送员主动回岗,跑在一线的人没人退缩,也就没有了害怕,“除了交通因素无法回来的,本地配送员几乎都上了,他们都不怂,我更没什么好怕的。”

更可况,这些天,这些天让他更切实感受到了这条绿色通道多么被需要。

这些包裹中,医院的订单就不少。有小伙子给在一线值班的护士女友买点心,有医院给医生买的米饭、茶叶、矿泉水等补给品。这些特殊的包裹,都被贴上了醒目的黄色“加急”标签,第一时间打包、发货、送达。

还有一个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旁边小区的订单,一个7个月大的婴儿家中奶粉即将见底,在天猫超市下了单。得知情况后,武汉的城市经理直接自己开车去送了这一单。

随着疫情的进一步加重,年二十九(1月23日)武汉正式封城,邓锴和同事们当即开始盘点分拨、运力、产能等各方面缺口,并实时关注政策,与当地政府协同路权,保障武汉地区的物资能够源源不断地供应上。

邓锴连除夕都没能踏进家里一步。由于工作忙碌又在疫区四处奔波,考虑到家中不仅有老人,还有一对三岁半的双胞胎儿子,为了确保家人安全,从年二九到现在,十多天没回过家的他,一直靠着面包和泡面解决着三餐。

“每个人都在努力做好自己,‘武汉加油’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口号。”邓锴说,现在空荡荡的武汉街头,总有一天还是会人潮拥挤,“等疫情过去了,想回家抱抱家人。”

编辑 陈晨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