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武汉盒马“不打烊、不涨价”:十多种蔬菜亏本卖

iwangshang / 王诗琪 / 2020-02-07

摘要:武汉盒马的菜篮子“保卫战”

天下网商记者 王诗琪

1月24日,大年三十,武汉封城第二日,盒马武汉首义店内,戴着口罩的武汉市民挑选着年货。

看到满满的货架,他们说:“没有那么恐慌,感觉还是蛮好的。”

前一天凌晨两点,一则突然发出的“封城”通告,如同巨石落水,打碎了春节前夕的宁静。

武汉市市长周先旺说,大约500万人离开武汉,还有900多万人留在这座城市。

盒马鲜生在武汉有18家门店,比一线城市广州都多。在中国最具消费力的城市中,武汉能排进前十。2018年,武汉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843.9亿元,与成都不相上下。武汉的光谷商圈、楚河汉街、汉正街,都是全国热门商圈。

然而,疫情爆发、武汉封城,一夜之间,昔日繁华的武汉街头变得空空荡荡。

vlog博主林晨记录了封城后的武汉,日均客流近9万人次的楚河汉街空无一人。

抢空一次,补一次

1月24日上午,盒马武汉一门店刚开门就涌进一大波市民,他们把购物车里塞满蔬菜、肉、蛋。

面对抢购,盒马武汉区总经理张梦媛让员工不停补货,补货人手不够,她自己也加入到补货的队伍中。

 

盒马武汉某门店,一工作人员在补货

抢空一次,补一次,再抢空,再补。张梦媛认为,一直补货是稳定人心、消除恐慌的最好办法,用行动告诉市民,盒马储备充足,不要慌。

从封城那天开始,盒马武汉春节期间保有的十多台货车都是24小时待命,把仓库里的货源源不断运往18家门店。

疫情爆发后,盒马总裁侯毅说,要尽最大的努力,保证盒马每一家门店的货架都是满的。

1月24日,张梦媛和她的同事在门店忙着补货时,四辆满载食品、口罩等物资的货车正向盒马武汉大仓开近,它们从上海出发,连夜跋涉了近900公里。

这四车物资,是武汉封城后,盒马紧急从全国调集用来支援武汉的。

事实上,1月22日,盒马全国大仓管理高级物流专家周长龙就收到了调拨全国物资支援武汉的命令,采购、仓库、物流,一时间,盒马内部全都动了起来。

盒马采购部门,从总经理到品类负责人都在盘货,调集物资,方便食品、口罩、消毒液等是重点物资。与此同时,毗邻武汉的长沙、重庆大仓开启“囤货”模式,随时准备支援。

春节期间,盒马的人力、运力约为平时的70%。盒马仓配、运输系统根据现有的货车、人力,计算出最大产能,并给出人员分配、路由规划建议,大大提高了决策的速度。

两天之内,首批物资筹集完毕,准备发往武汉。但这时已是大年二十九,盒马的货车司机早已放假,仓库仅有少数工人留守。临时找不到大货车,盒马紧急找城配小车顶上;仓库里缺人手,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立即下到仓库帮忙拣货。

周长龙说,“全天马力全开”。

1月24日中午12点,两车物资顺利抵达盒马武汉大仓,此时,距离1月23日上午10点封城令生效,不过26个小时。

 

盒马物资专车抵达武汉

“生产多少就要多少”

武汉,依长江而兴,是鱼米之乡。封城后,外来蔬菜的输入被切断,短时间内,市内生鲜蔬菜“被迫”自给自足。

2月5日一大早,武汉市强鑫蔬菜产销专业合作社的销售经理李志方坐着货车,到农户手中“扛莴苣”。

这几天武汉天气不错,看着大棚里的蔬菜,李志方很兴奋:“这莴苣长得真漂亮!”

 

武汉农户地里的莴苣

强鑫合作社是盒马国内500个直采基地之一,通过盒马,它曾把武汉特产“藕带”卖到全国,成为爆品。

这些天来,强鑫合作社日供蔬菜三四十吨,比往年春节增长了五六倍。

平常,强鑫合作社对盒马的供应量是6000-8000份蔬菜,但自1月23日之后,供应量翻番,接近2万份。最高峰时,一天发出了32000份,每份300g-1000g不等。

“现在盒马是你能生产多少,就要多少。”李志方说。

 

强鑫合作社的工人在分拣蔬菜

武汉市内及周边县市还有不少蔬菜等待收割,强鑫合作社的7000多亩地里,新一季的苋菜、空心菜已经播种。李志方告诉记者:“货源充足。”

往年春节,李志方忙完腊月二十九就能歇歇,但今年从1月18日至今,快20天的时间,强鑫合作社运转不停。收割、分拣、包装、运输,每天有十多趟货车从这里发出,运往盒马、武商等超市。春节放假人手不够,他们就喊上老婆、女婿、侄子,“一家老小齐上阵”。

因为疫情,从强鑫合作社到盒马武汉大仓的路上,多了六道检查关卡,平时一个小时就能跑完的路,现在足足要开上两个小时。

十多种蔬菜亏本卖

春节前,盒马的负责人就跟李志方说,春节不打烊、不涨价。

李志方说,全力支持。

从1月23日至今,强鑫合作社供给盒马的蔬菜价格与平时保持一致。

一次收菜时,有农户质问李志方:别人的收购价已经是五块钱一斤了,你为什么还是三块?

李志方劝:我们现在三块钱一斤收购,加运费、包装费,运到盒马也只卖2.99元一斤。“这是国家有难,不是我们的私人问题。”

 

1月24日,盒马武汉一门店内日日鲜蔬菜的售价

农户淳朴,听李志方这么一说,干脆自己把价格压到一块五一斤,还争着帮忙包装,想替合作社省下包装费。

但成本确实在增加。大年初一前后几天,强鑫合作社的工人都是双倍工资,现在也普遍上浮了30%。

由于人力短缺、成本增加,确有部分供应商提价,盒马表示接受,但在终端仍然维持原价,据介绍,盒马武汉门店有十多种蔬菜以低于成本价出售。

张梦媛说:“这时候盒马价格不能涨,我们扛住,大家就扛住了。”

“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2月6日,武汉封城的第十五日。记者从多名武汉市民处获知,武汉仍是“空城”,基本只有超市正常营业。

而超市覆盖不到的地方,会安排专人送菜。

李志方就多次开着货车,把蔬菜直接送到小区。一次为华南海鲜市场周边社区送菜时,为了安全,他们穿上了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

2月5日开始,武汉市民媛子居住的小区封闭,买菜成了一件困难的事。她说,因为运力紧张,线上买菜要靠抢,到线下超市,又会遭遇消毒、限流。

为了防止交叉感染,武汉很多超市限制进场人数,于是,戴着口罩的人们在超市门口排起了九曲十八弯的长队。

 

武汉市内某超市门口,因为限流,人们排起了长队

但媛子补充道,虽然难,还是能买到的。哪怕要等很长的时间,“大家还是很有秩序”。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商超经营的节奏——线下人流大大减少,而线上订单飙升,运力不足是最大的问题。

非常时期状态频发,盒马只能随机应变。

它打散了原有组织结构,灵活调配工作人员。盒马武汉门店线下餐饮暂停,成员都到物流团队帮忙配送。配送车辆不够,员工就把私家车消毒后用来送货,甚至还用上了三轮车、拖车。

 

盒马武汉门店的“花样送货”

盒马武汉各个门店都建了用户微信群,负责运营的工作人员会在群里通报门店的库存,包括货物何时上架、线上订单何时开放预约等,让信息透明起来,缓解市民的焦虑。

张梦媛说:“办法总比困难多。”

在张梦媛的手机里,武汉盒马十八家门店店长组成了一个“十八罗汉群”,除了工作,店长们每天还会讲很多门店里发生的感人小事,给自己打气。

张梦媛每天至少跑5家门店,进门、出门都是笑眯眯的。她说,其实自己心里压力很大,“但只要我乐呵着,员工就会心安。”

大年初五后,盒马武汉门店的到岗率达到98%,人员短缺压力缓解不少。张梦媛说,现在市民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基本没再出现刚封城时的抢购潮。

“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我们仍将保持高度关注。”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